张朝阳:回归世界互联网舞台中心,信心源自技术实力提升
2017-12-05 17:25:46
  • 0
  • 1
  • 1
  • 0

在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的会议间隙,张朝阳与媒体记者们齐聚一堂。在这一过程中,搜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朝阳主要就人工智能、视频产业等问题进行了分享,并就搜狐的未来布局回答了媒体的提问。

“中国互联网是由搜狐开启的”,就在不久前,张朝阳在公开演讲时说了一句掷地有声的话,这句话的下半句是“在中国互联网走向下半场开始的时候,搜狐将重新回到舞台的中心,来实现我们的理想”。

过去几年,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,互联网行业格局重构,在PC互联网时代登顶的门户们一度面临发展突破的难题。在国外,雅虎数年自救,但终究难逃劫数。在国内,以搜狐、新浪为代表的四大门户也在移动端受到了来自诸如今日头条、微信这些生于移动端的新晋平台的冲击。

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,以搜狐为代表的门户巨头开始了绝地反击,从发力视频,到布局AI,重回世界互联网中心成为摆在门户面前的一道时代命题,而搜狐的做法则可谓是最典型的。

【从买剧到自制,搜狐的进击】

搜狐在视频领域的发力在整个中国互联网行业而言,算是比较早的。尤其是对于广大追剧迷而言,搜狐一直以来保持在行业前列。而从最早的美剧到后来的自制剧,搜狐实际上在视频这一版图上实现了自我的进击。

针对目前友商仍然痴迷于花钱买内容,张朝阳在此次的媒体会面中,进一步表达了自己的立场,“我们会带领这个潮流,买的越来越少,更多的是自己来拍摄,为网络来拍摄,还有独家播放”,而且,商业模式上,搜狐还将逐渐从广告模式转向收费模式。

“这几年来说视频网站都投入大笔的资金,但是我们现在从去年开始更加走中等或者低成本的扩张方式,着重投资拍摄很多网络剧,在搜狐视频平台播放同时收费,用心做每一部剧,做的剧是良心之作,出的是精品,不会当冤大头买那么昂贵的剧,物不所值,我们要拍一些物有所值的剧。”张朝阳说。

过去2017年,对搜狐视频而言也是收获的一年,无论是《法医秦明》还是《无心法师》还是《贴身校花》、《亲爱的公主病》。最近正在热播的《拜见宫主大人》,也是搜狐和畅游一起以《天龙八部》为背景改编的穿越剧。此外,还有《无法拥抱的你》,未来还有《继承者计划》、《犯罪心理小组》、《唐诗三百案》。张朝阳格外提到了《唐诗三百案》,指出这是以三百首唐诗包含的判案唐代发生的穿越剧,“还有《炮灰攻略》快穿到民国,我们把握住中国很多年轻人尤其很多女孩爱看的,女孩在家没事干,男孩玩游戏,女孩看剧,为女孩拍很多剧。一年出二三十部剧,独家靠收费”。

可以说,视频正成为搜狐进击移动互联网、挖掘内容潜力的一块重要布局。而可以预见的是,随着上述自制剧的热播,以及以广告+独家+收费的模式深耕,搜狐在2018年的想象空间还是很大的。

【短视频+信息流 搜狐优势尽显】

而对于关于短视频,张朝阳指出,搜狐在这方面积累比较深,“以前我们像Youtube PGC,很多出品人拍各种栏目、节目,涉及到所有知识类的各种分类,现在已经接近一万个出品人,上百万的短视频。”

1万多出品人,这可以说已经在短视频领域形成了相对的护城河,因为相对于UGC,PGC的优势是专业、品质、高端。而搜狐通过在短视频领域的深耕细作和持续的进击,让其也形成了优势地位。而在当下爆棚的小视频领域,搜狐更是优势尽显。如张朝阳所言,“现在有更多的小视频,比如搜狐的千里眼,这种特别短、一两分钟的目击视频,witness leaps,特别短的知识类、情景类、新闻类、突发事件类崛起很快,还有它的消费场景。搜狐视频APP这样一个平台变成穿插在更多的信息流里面”。

这里着重值得注意的是,搜狐在信息流上实际上是有天然优势的,因为其本来就是一个新闻门户,拥有极强的新闻资讯内容生产能力,而且也拥有海量的优质用户群体,因此,当将这种生产能力、用户资源与信息流、短视频予以融合对接之后,所释放的化学反应还是值得期待的。

而且张朝阳还指出,现在对于AI技术的发展,对于视频的信息提取技术越来越好,越来越能理解这段短视频在说什么,不只是发短视频的人写了一段话,而是我们的技术可以直接扫描这个视频分成很多很多帧,理解这个视频里面更精准的描述,把它跟用户画像匹配起来,视频成为信息流里面重要的一个部分。

可以说,查尔斯这种视频+信息流的思维,还是很有创新性的,是对未来视频+信息流这一必然产生的大方向的一种提前洞察。假以时日,搜狐在视频+信息流+人工智能上的布局,势必会让搜狐有个好收成。

【AI不是一门技术,是整个机器能力的提升】

前不久上市的搜狗,其核心优势其实不是搜索、也不是输入法,而是人工智能。通过海量的输入数据和搜索行为,搜狗比友商更能洞悉用户意图,能让搜狗这架搜狐打造出来的AI巨型机器为搜狐和搜狗自身带来不可限量的未来。

如张朝阳所言,AI不是某一门技术,是缓慢发展机器的整个机器能力的提升,在这方面我们看到一系列变化。比如现在搜狐新闻推荐频道里面用到AI的技术,大数据对于每个人用户画像的理解和内容的理解,两边来计算两个夹角、最小匹配到每个人,这是大数据和人工智能。这方面会做得更好,因为每个人的画像会更加的充分,每个人脑子上顶一个数据包,这个数据包可能是一千个参数也可能是一万个参数,这个参数越来越多,而且长期参数和瞬间参数。瞬间参数就像是你点击信息流甚至下拉推荐了几条,甚至你点了什么,甚至不点,都是给你参数上又进行了修正,瞬间运算,计算机马上回馈,哦,你可能对这几个东西不感兴趣,给你打入另外的标签。这就是关于用户画像不断丰富。

“每个人脑子上顶一个数据包”,可以说张朝阳这个比喻很形象,其击中了人工智能最核心的虚拟资产——数据。而对于搜狐而言,无论是其新闻资讯业务,还是视频业务,亦或是信息流布局,在这些背后,实际上有着搜狐十多年的积累,这种厚积薄发是初创公司所难以具备的。

当记者问“去年您说过搜狐要三年回归世界互联网舞台中心,现在这个计划进行的怎么样了?明年打算怎么做?”,张朝阳的回答是,“还有两年时间,还有足够的时间。我们去年一年还是打基础,技术实力上有比较大的提升,如果你们关注我们2018年的一些产品,比如搜狐新闻客户端等等方面的产品就会感受到变化”。

从这个回答可以看出,查尔斯对搜狐回归世界互联网舞台中心还是胸有成竹的。而无论是自制视频内容的进击、短视频的优势凸显,还是信息流的布局、人工智能的发力,搜狐有许多时下热门互联网公司不具备的基因和优势,而也是这种基因和独特优势,让搜狐的进击变得铿锵有力。我们有理由相信,搜狐回归世界互联网舞台中心已不远矣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